导读:千龙新闻网综合报道 纳粹恶魔希特勒自杀身亡55年后的今天,美国杂志《纽约客》一篇追踪报道令世人再次注意其后人的去向,有关报道不但揭开希魔后人的神秘面纱,更可能触发一场希魔遗产拥有权之争。

千龙新闻网综合报道 纳粹恶魔希特勒自杀身亡55年后的今天,美国杂志《纽约客》一篇追踪报道令世人再次注意其后人的去向,有关报道不但揭开希魔后人的神秘面纱,更可能触发一场希魔遗产拥有权之争。

《纽约客》记者雷贝克经过长达一年的追踪采访,多次往返欧洲和美国,终于将希特勒后人的下落理出一个较为清晰的脉络。令人意外的是,希特勒的后人在过去数十年来隐姓埋名,想尽办法撇清血缘上的关系,但当中竟有人打破沉默,宣称他们有权追讨与希特勒相关产品的版权费。

现居于纽约长岛中产阶级社区的三名希特勒侄孙,表示对希特勒遗下的“血腥钱”一点不感兴趣。不过,部分现居于奥地利的希特勒后人,却透过雷贝克的访问,公开宣称他们有权像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受尽纳粹迫害的犹太人一样,取响应该属于他们的一切。

这一切包括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和希特勒情妇伊娃相片集的版权费,以及希特勒其它相关产品的版权和他死后留下的遗产,总值估计多达1.8亿港元。一名希特勒后人在德国慕尼黑接受访问时,理直气壮地指出:“对于追讨赔偿一事,我一点道德上的保留都没有,犹太人已经讨回他们的赔偿,集中营的苦工也得到了赔偿,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但据史载,希特勒在世时曾表示将所有财产归于他在生时居住的德国巴伐利亚,因此其后人根本没有继承权。就事实而言,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愿背负历史罪名、对于身分被揭穿充满恐惧的希特勒后人,是否真有勇气站出来争取“史上最血腥”的遗产,倒是一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