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作者:Jennifer E. Marlar & Richard A. Marlar编辑:violet我们的结论非常明确:大约850年前,至少在牛仔洼地,人们宰人,烹之,而后啖之,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在今天的美国考古学界,西南部史前是否存在人吃人

推荐阅读:张筱雨大胆人体艺术照片 艺术写真摄影露三点

BORDER=1>

作者:Jennifer E. Marlar & Richard A. Marlar编辑:violet我们的结论非常明确:大约850年前,至少在牛仔洼地,人们宰人,烹之,而后啖之,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在今天的美国考古学界,西南部史前是否存在人吃人的现象,是专家学者们争论得最激烈的问题之一。人类遗骨和活动遗迹是强有力的证据,但也要依照具体情况进行分析:已发现的人类遗骨表明死者都遭到残杀,被烧烤或被煮过,并被随意弃置,但以前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些死者的肉被其他人吃掉了。

为了解决这场纷争,我们使用了新的生物分子考古学方法;这种方法将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与传统的考古学技术结合起来,有别于传统的考古学解决方法。

我们的结论非常明确:大约850年前,至少在牛仔洼地,人们宰人,烹之,而后啖之,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公元1125-1175年间,在美国的Four Corners地区许多Anasazi遗址,很显然发生过这种极端残忍的暴力现象。我们发现,当地有人把同类宰杀,切下肉来,放在火上烤。这些尸体被毁坏的很严重,支离破碎,无法断定死因。这些遗址随后被废弃。这种暴力现象在其他许多地方也发生过,包括Hanson村庄遗址、Grinnel遗址、阿芝台克洼地(Aztec Wash)以及科罗拉多西南牛仔洼地附近的一处小型遗址。

人类同类相食的极端暴力现象,见于美国西南部80多处遗址。这种残忍的现象首次发现于1893年,地点是犹他州的第7号洞穴和科罗拉多州Mesa Verde地方的长屋(Long House)。但那时,人类同类相食的看法没有引起人们的在意,直到最近这个问题才重新被人提出来。

我们首先在牛仔洼地采用生物分子考古的方法进行考察,以证实这里是否存在过同类相食的现象。

这处遗址位于Sleeping Ute山的南麓,有三处地穴式房屋,还有几座地表建筑。曾有一个人丁兴旺的家族在这里居住,人数大约是15-20人。在发掘这处遗址时,考古学家发现它是突然之间被废弃的,一些私人物品被落下,并且这些建筑以后再也没有被使用过。在两处地穴式房屋的地上,到处散落着人骨。

考古学家一共发现了1000多块骨头和骨头碎片,死者至少包括四名成年人、一名少年和两名儿童。事实上,所有的骨头都从关节处分离,所有的头骨、脸颊骨和长一些骨头都被折断。许多骨头没找到,包括一些脊椎骨。在粘附肌肉的骨头上,有清楚的切割痕迹。头骨等骨头烧烤过,许多长的骨头被砍断,长度适合进锅熬煮。这证明这些人被宰杀,被烹煮,实在是同类相食的有力证据。但这些仍然无法最终证明,这些人肉是被人吃掉了。

牛仔洼地的这些考古证据,经分子生物学测试,露出三条线索:遗址里发现了一只烹锅的碎片,让人想起被烤过的骨头;有一个地方很显然是杀人的屠宰场,那里发现了石制工具;考古学家还在一处炉灶遗迹发现了一块人类粪便,年代很久远,大约在遗址被废弃时,有人把它遗在炉灶里,也许是表示不屑一顾。这块粪便不仅最让人感兴趣,而且是最重要的一个证据。

我们采用了最好的分子生物技术来检测这块粪便,这种方法被成为“蛋白质残余分析”。用刀之类的工具切割动物尸体时,工具上会附着少量的纤维和血迹。如果条件有利,这种有机物会保存很长的时间,也许会达到1万年。通过ELISA化验,这些纤维和血迹能够从分辨中分离出来,然后就能检测确认吃的是什么动物。

首先对石制工具进行检测,用的是一种被称为immunoelectrophoresis的检测方法。牛仔洼地两件工具上的血迹检测呈阳性,这证明它们被用于切割人肉。然后我们检测烹锅,里面的纤维也呈阳性,这正面它们曾被放在火上用于煮人肉。

和考古学、骨骼学证据一样,这些证据有利于证明当地人曾同类相食,但仍然不能明确证明他们吃人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