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渭源县刘营小学的女教师孙祥玉老师被丈夫活活砍死,而在场干部无一人施救的惨案经本报独家披露后,不仅在全省乃至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引起了定西地委的高度重视。日前,记者从渭源县委获悉,定西地委成立的专案组

渭源县刘营小学的女教师孙祥玉老师被丈夫活活砍死,而在场干部无一人施救的惨案经本报独家披露后,不仅在全省乃至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引起了定西地委的高度重视。日前,记者从渭源县委获悉,定西地委成立的专案组于8月8日赴渭源县开始对该案展开全面调查。

2002年4月11日,渭源县刘营小学女教师孙祥玉被丈夫连砍78斧,在歹徒长达两个小时的杀戮和死者的呼救声中,相关领导干部目睹了这一惨案的全过程,却没有一人伸出救援之手,导致一个怀有4各月身孕的女教师被活活砍死。8月6日,该惨案一经本报报道,立即在全国各地引起了强烈反响,人们对孙老师的死表示极大地同情的同时,对冷漠干部的恶劣行径进行了无情的鞭挞。在公众和良心的巨大谴责下,两位“看客”局长在孙老师死后的第120天也发出了“忏悔”的声音。据记者了解,该案发生后,定西地委有关领导非常重视,曾专门批示渭源县对造成惨案的责任人进行彻底调查处理,渭源县委也成立了由纪检委、政法委等7个部门组成的专案组对案件进行了调查,并于7月23日作出了处理决定。

8月11日,渭源县委宣传部负责人告诉记者,鉴于该案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定西地委于日前重新组成了专案组,已于8月8日赴渭源县对案件展开全面调查,并将于尽快做出新的处理决定。

两位局长忏悔了

公安局长:我悔恨!我恨死自己了

司法局长:你们打我骂我吧!

孙祥玉老师含恨死去了。120天后,在全社会的一片愤怒和谴责声中,终于,我们等来了两位局长的忏悔。

“我是渭源县的王伟”,8月8日晚12时许,一个陌生的电话将记者从睡梦中惊醒,王伟?他就是渭源县公安局局长。在电话里,他的叙述充满了沉痛和追悔,“当我看到你们的报道后,再也承受不了这种良心的巨大谴责了,我太后悔了,我有罪!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我对不起死去的孙祥玉老师,更对不起她还没有出世的孩子!不管怎么说,作为公安局的负责人,我对这一惨案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无颜面对死者的家属,更无颜面对全县的父老乡亲,由于我的失职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后果,我应该受到全社会的谴责,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我愿意接受组织的任何处理。即使这样,我的悔恨和自责将使我的良心永世难安,我恨死自己了……”

在长达50分钟的通话中,王伟局长虽然不乏解释之辞,可他的良心终究还是没有泯灭。虽然他的忏悔已经不能起到任何挽救生命的作用,但我们毕竟听到了这早就应该到来的忏悔。

8月9日下午3时许,一个同样性质的电话又打给了记者。单会忠,渭源县司法局局长,此次事件中的另一个“看客”,他也坐不住了。他的声音显得诚惶诚恐。虽然他还想为自己辩解什么,但显然已经没有底气了。在近一个小时的通话中,这位单局长似乎痛苦得不能言状,良心的谴责最终使他给本报发来了一份忏悔书,向人民表示谢罪。

在这份题为《我的内心独白》的忏悔书中,单局长说道:“自从孙祥玉老师被杀害后,作为途经现场而没有采取积极施救措施的我内心一直受到良心的谴责,我为孙老师的不幸而感到深深的内疚,我要向孙老师的亲人和家属说一声:你们打我、骂我吧!我对不起你们!孙老师的死我是有责任的。我没有下令,也没让别人(乡长杨正兴 记者注)下令去营救孙老师,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在遇到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不法侵害时,应当挺身而出,积极施救,而我当时因对这一事态的严重后果估计不足,加之对突发事件的处理缺乏经验,致使自己被动地等待公安干警的到来,使营救孙老师的宝贵时间就这样匆匆而过,我没有尽到一个党员干部应尽的职责,我愿意接受组织给予我的严肃惩处。我要从这一事件中汲取教训。如果我今后还有为群众服务的机会,我将勤勤恳恳地工作,真正为群众办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好事、实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弥补以前的过失。”(宋维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