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淳安浪川乡芹川村在位于山清水秀的千岛湖中西侧,风景美丽如画,一条小溪穿过整个村庄,两边的老房子依河而建。

淳安浪川乡芹川村在位于山清水秀的千岛湖中西侧,风景美丽如画,一条小溪穿过整个村庄,两边的老房子依河而建。

2002年8月,浙江省的一些旅游资源专家来到这个村庄进行浙江省进行旅游资源达普查的时候,这个村庄的一千多个村民从引来了浙江省部分高校的一些旅游资源方面的专家。久未见过一下子来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气质不俗,整个村庄变得异常热闹。

“一个大概有50多岁的老人走进姜张玉芳家,说看到了一样宝贝。”芹川村村民王德的法说,“就是那张床啊,每个人看了都叫惊奇,说最少值五六十万元。”

“是的,他们的确是那么说的,我亲耳听见的。他们都是有文化的人,才不会骗人呢。”

“一个人还拿着这放大镜楞是看了一个多小时,边看边摸的,爱不释手。”村民七嘴八舌地讲述着那张床的不一般。

在采访芹川村委书记王心庆和村主任王伯冕时,他们对记者介绍说,这张“古床”由66六十六块构件组成,四周床沿雕刻着精致的龙、凤、花、草、鸟等图案;部分图案由象牙雕刻镶嵌;古床宽近2米,长度在2.6米左右,高约3米,且有着上百年的历史。他说,村里有人查过资料,像这么大的床在浙江乃至全国都很是罕见的。

从那时开始,浙江淳安发现了一张价值连城的古床的消息很快在淳安传播散布了整个淳安县,周边其他县城还有人还出价40万元来买这张镶嵌象牙雕刻物的古床。

其实,这张床的原先的主人叫王昌林,土生土长的芹川村人,今年75岁,是村里兽医站的老医生。其母毛爱康,去世多年,是以前江西某县县令最小的女儿,家有万贯家财,人称“六小姐”。被盗的古床就是“六小姐”毛爱康的嫁妆,她是古床最初的主人。

“那张床我曾睡过好几年,小时候就是在床上长大的。”王昌林说,“那床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一张,连链蚊帐钩都是银质的。”他还介绍说,床是在妈妈结婚时,外公给的嫁妆,1950年由于家中穷,遂以两担(100公斤)稻谷的价格卖给了同村姜玉芳的爸爸王忠法。

古床在元旦前夜被盗

自从这张古床甚值价钱的消息传出后,一拨又一拨的人来开始到古床的主人姜姜玉芳家中做客。

好奇的、观看的、估价的,各人有各人的目的,当然也有不怀好意,想打古床歪主意的“踩点者”。

姜玉芳长年在外打工,2001年农历正月20日二十父亲去世后就收拾好东西去了江西。家中的一切托姐姜玉芳长年在外打工,2001年正月20日父亲去世后就收拾好东西去了江西。家中的一切托姐姐姜美芳照姐姜美芳照看。

“自从那张床到我家之后,家里就没太平过,”姜玉芳说,“先是妈妈去世,接下来是丈夫,前年我爸爸也死了。”姜玉芳说,她并不迷信,说的人多了,自然就开始担心古床是不是真有些邪气。2002年下半年的时候就让姐姐将床拆了,搬到楼上去了。

“没想到,这一拆一搬倒到成全了盗贼!”姜玉芳很是愤怒。2002年下半年,妹妹还打电话回家要姐姐将拆卸成66块搬上楼去,姐姐并没有想为什么。2003年1月1日晨,姜美芳象往常一样到妹妹家。打去开门,绕过长长的一条石板路,进了院子。

——门锁被撬掉在地上,大门洞开!

她急忙楼上楼下地查看了一遍,——惟独少了那张价值不菲的古床不见了,而且是惟一的失物。

“没有了,66块东西都不见了,只有那张棕床板。第二天我向派出所报了案。”姜美芳提起这件事来还是很伤心,“都几百斤沉呢,怎么一夜就搬走了。值好几十万呢,我都不好向妹妹交代。”

姜美芳认为古床是在2002年12月31日晚上9点左右被盗的。当天晚上8点她还去过妹妹的房子,门锁没有被撬。作案者有几个?是生人还是同村村民?古床现在藏在何处?事发到现在已经一个半月了,当地公安部门也没有可以直接破案的特别有价值的线索。

关于古床被盗,主人姜玉芳也深感奇怪。房子坐东朝西,门前是一个大约40平方米的院子,院子北侧开有院门;院西是建筑物,院南则是一堵围墙,高约1.5米,墙外约10米处住有多户人家。案发时,院门完好,围墙是盗贼惟一可能进入的地方。

“围墙虽然不高,但要将几百斤重的东西搬送出去也不容易。何况墙外还住着不少人家。”姜玉芳说。

姐姐姜美芳是看护人,对床的失踪更加不解。“房子附近人家养有不少狗,其中一条最为凶猛、见人就叫(除了主人)的狗于古床被盗的前两天被人药死了。”姐姐说,“就算这样,其他的狗也会叫的,可是那个晚上没有任何声响。”

村里有不少村民认为,古床还没走远,很可能就藏在村里某个人的家中。

芹川村还藏有众多古床,姜家古床被盗事件带了连锁反应……

4张绝版古床让村民们无法安睡

1000多口人,400余户人家,芹川村是一个在浙西地区很普通的老村,可就是这么个村庄里竟有十几张价值颇高的明清古床!离奇失踪的古床是芹川村里价值最高的古床。它的神秘消失,引起了芹川村村民们的恐慌。

村民王发德的家中也有一张做工精细的古床,只是在发生了古床被盗事件后,王发德不再像以前那样大方,人人都给看了。

王发德很例外地给记者看了他家的古床,可能因为有村长的陪同。

王家就在村口,是新建的两层欧式洋楼。推门进去,左右各两个房间。

“在这里。”王发德领着我们走进了左边的房间。“这样的床,现在的木工都做不起来了。”王发德说,“这是一门高深的技艺,如今都失传了。”古床搭脚板离地两米多古床是深红棕色的,可能因年代久远,床身有些部分稍有褪色。床长约2.04米,高约2.7米,宽约1.4米,保存完好,几乎没有什么破损。古床上下共分4层,分别是床面、横隔、搭脚板和床顶。床面睡人,横隔是用来放茶杯、旱烟、水烟枪之类的东西的,搭脚板很高,离地大概有2.3米,放的东西是针线、衣服和刚做完的鞋子。“可能正是因为它有放鞋子的功能吧,所以才叫‘搭脚板’的。”主人说。

“每次搬家,我们得花上20分钟,将它拆开,大约有20多块,300多斤重吧!”王发德说。古床的正面雕刻令人称奇。从上到下的镂空雕刻各自成篇,有蝙蝠寿桃,有双龙戏珠,还有蝴蝶恋花等等。古床四周还有形态各异的手工雕刻,什么西瓜藤蔓、兰竹梅花、结果的葫芦……古床最下部分,靠床脚处有两个柜子,近百年了,柜门仍然开合自如。

搞了十几年文物收藏和研究的方水强说,像王发德家中的这种床是十分罕见的,年代久远不说,其工艺和造型都极有代表性。按照正常的市价出售,不会低于60万元。

古床大都是小姐陪嫁

“这古床有100多年的历史了。那时,我外婆家是汾口镇仙居村有名的大地主,这古床就是我妈妈的嫁妆……”王发德说。

村民王振家的一张古床也有100多年历史了:“这是我伯母的嫁妆。当时,我伯母是遂安城里(著名的千岛湖水下古城)的大富人家之女,这张古床就是她的嫁妆。”

村民王琼家的古床,保存得较好,在橘黄色的灯光下,闪闪发亮,使人觉得那是一张仿古的新床呢!他说:“这古床虽不是我家祖传的,但也有六七十年的历史了。1920年,我爸托村长的祖父到杭州买的。当时是用了33块大洋买下的。”

……

采访期间,记者在芹川村看到了4张古床。

村中的老人告诉记者,明清时代,家里生活状况比较好的人家出嫁女儿时都会送些嫁妆,也是为了少让女儿受些“欺负”。按当地的习俗,嫁妆少了是要被男方看不起的。而嫁床则是所有嫁妆中最为考究的一件物品。

据说,芹川村在清末时期共有财主38个,大部分财主都有女儿嫁在本村。除去因为时间久远而被毁的,估计目前村子里保存着的古床不少于15张。

古床让村民无法安睡

离奇失踪的古床是芹川村里价值最高的古床。它的神秘消失,引起了芹川村村民们的恐慌。村民的古董应该如何保护,古床的去留引起了人们的思考和关注。

王振正打算将家里的古床运到镇上的亲戚家里去,他认为城镇要比村里安全。“但过了这段时间,床还是要运回家的。”他说。可是,古床回家之后的命运又将怎样呢,他真说不好。王琼比较年轻,思想也相对开放。他说,与其每天担心受怕,不如将古床转化为现金。为家庭,可能的话也为村里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这个事情要有人出面组织,光我一个人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

然而,王发德夫妇却不赞成王琼的想法。他们表示,祖宗遗物,困难再大都不会卖。卖床,他们认为,那是一种败家子才做的事情。“祖宗之物就像我们的牙齿、手脚,怎么能说卖就卖呢!”

芹川村是个老村子,古宅里的别致古家具特别多,芹川村的绝版古床曾给村民们带来喜悦,现在又带来了一些恐慌。到底如何安排这些绝版古床呢?(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