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沈阳的小张博两岁丧母。2002年2月,下岗后一直没找到工作的父亲张国兴听说紧挨缅甸的云南打络镇好拢活干,便将住房卖了13万元,领着12岁的小张博从沈阳来到打络镇。没几天,张国兴就迷上了赌博,很快将10多万元输了个

沈阳的小张博两岁丧母。2002年2月,下岗后一直没找到工作的父亲张国兴听说紧挨缅甸的云南打络镇好拢活干,便将住房卖了13万元,领着12岁的小张博从沈阳来到打络镇。没几天,张国兴就迷上了赌博,很快将10多万元输了个精光。已失去理智的他连夜从缅方放高利贷者手中借了3万元,再次投入“战斗”,不料,没过两天又打了水漂。他自己则因无钱还债被放高利贷者扣了起来。

2002年10月6日一大早,小张博接到爸爸托人捎来的口信,叫他到缅甸勐拉某旅社见面。看到他进来,爸爸刚想开口,一个打手模样的年轻人却先对爸爸说:“把他押这儿你走吧。”

小张博的脑袋“嗡”地一声全明白了,他是被放高利贷者当作人质了。

小张博被转移到了一个窗上安有钢筋铁栅栏、楼和院门锁着两层铁锁的一个小二层楼上,戒备森严。

一天,一个马仔突然指着他兴奋地问:“你们发现没有,这小崽子长得挺俊,把他卖到泰国当人妖怎么样?”马仔们连连赞叹这主意好。那一夜,小张博几次被恶梦惊醒,他发誓死也不当人妖。从这一天起,小张博想到了逃。

张博洗衣服的地方位于院门口的勐拉河河岸。每次望着对岸不远处的中国,他都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真想一个猛子扎下去游到对岸,可他偏偏不会游泳。

一天中午,债主突然到来,吩咐马仔:“卖他当人妖的事不太好办,活人也不好卖,就卖掉他一个肾吧。”他明白再不逃跑就来不及了。

去年12月29日中午,两个马仔吃过午饭后,看他躺下了,就也倒在门边睡了,一会就鼾声如雷。见此情景,一直微闭双眼想着心事的小张博感到机不可失,悄悄越过马仔的身体轻轻推开房门就向院门外跑。他顾不得身体虚弱没劲儿,向着中缅边境一路狂奔。1公里的路,用20分钟就跑到了。

到了缅方边防站后,他才想起自己没有任何证件过不了境。正在焦虑之时,几辆装货的卡车扬起一路灰尘从远处缓缓驶来,他灵机一动,待卡车经过他身边时,猛地一跃跳上了车旁的脚踏处混过了关。

进入中国境内后,激动万分的他抑制住心跳,一鼓作气跑到打络镇公安分局,进门后就大喊:“我……我……我报案……”